uqonsbeunsbsj

高贵冷漠的大猛攻——大天狗
攻控。

来感受朵蜜的爱吧!(乱讲!

让我来朵蜜你吧!

他每天都来。

像老式摆钟。

时间一到,小鸟就弹出来吓你一跳。

而他就出现在店门口。

每次都要弯下一点腰让脑袋不至于撞在门上。

那个人一直都穿着一双厚重的军靴。

绑带铆钉高邦中邦。

他似乎有所有款式的军靴。

他的鞋子踩在木制的地板上嘎吱作响。在本田多次告诉他进店要脱鞋无效之后,本田家的店开始不用脱鞋。到了雨天,客人们都会以非常歉意的表情进入店里。

天气很冷的时候,他就不会来了。

小鸟又出现了。

而你没出现。

本田把热茶放在桌子上,准备关门。

夜晚北海道的雪和天空,像是冷色调的照片。光是看了心就凉了。

如果有光的话。

大概就是正在走近的金发了吧。

本田站在门口,脚边的灯笼发出橘黄色的光,印在原木色的地板和本田白色的短袜上。

“琼斯先生,晚上好。”

“雪、今天,太大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本田接过他手里的伞。

骨节分明的手指和黑色的伞柄缠绕在一起。大概是因为冬天,一切仿佛都陷进了冷色。本田的手白得泛了青。

阿尔弗雷德从东京被调来北海道,颇有点降职的意味加上他向来怕冷。于是便恨透了这里寒冷的冬天。周围的景色像一首没有起伏的歌,尽是雪和散装分布的小屋。

偶然的一天,发现了这里。

他变成了常客。

不为什么,刚开始只是单纯的觉得这里的芥末章鱼特别的好吃。辣到他眯起眼睛。

又掉不下眼泪。

禾穗每次都会带他去吃楼下那家芥末章鱼。偷偷往里面挤更多的芥末,然后笑到昏天黑地。

村上龙说如果有一天,你想起了一个人,以及和他在一起吃的食物。那个时候你就知道,孤独的味道尝起来是如何的。

调职之后,女朋友很快和他分手和他曾经的上司在一起了。禾穗是个漂亮又性感的女人。

阿尔弗雷德想,自己可能被摆了一道。

屋子里一如既往的温暖。

阿尔弗雷德撑着下巴,望着本田。

“今天就不要芥末章鱼了吧,我为琼斯先生做一道菜好吗?算我请你。”

“好。”

本田话很少,总是温柔的笑。



火开始烧了起来,锅里渐渐传出咕噜咕噜的声音。白色的雾气模糊了阿尔弗雷德的眼镜。

牛奶吗?

奶香在屋子里弥漫开。本田挽起衣袖在锅里慢慢的搅动。阿尔弗雷德干脆取下了眼镜。

“不会看不清吗?”

本田的声音浸润在奶香里,像一颗糖化在阿尔弗雷德的胸口。

“近视是不能当兵的。”

大概感觉自己说了失礼的话,本田稍微把头别了过去脸上有微微的红晕。

失意的日子过久了人往往就忘了怎么去笑。而笑往往是一种本能想起来也是自然而然。

本田趴在桌子上,看着阿尔弗雷德吃下第一口。

“好吃吗。”

“这是什么?”

“奶油炖菜。冬天吃的话,身体就暖起来了。”

“我在美国的时候,喜欢吃汉堡。”

“诶?整天都吃吗?”

“差不多吧,可乐是个比酒还好的玩意儿。”

“原来琼斯先生还是个只喜欢汉堡和可乐的小孩子啊。”

阿尔弗雷德想解释一下,但是好像都是枉然。本田笑起来两只眼睛弯弯的,像有一汪水在里面。

本田熄了门口的灯,把餐具一件一件的放入水槽,流水带走了残渍。冰凉的水把本田的指尖冻得通红,从指尖的红,到粉色,到白色。

“那么,再见。”

“欢迎下次光临。”

雪地里新鲜的脚印从门口一直延伸,直到风雪模糊了背影。本田不太确定他是在路口转了弯,还是搭上了最后那班公交车。

连日的风雪吹散了昔日的活力,即使是白天也少有人走在街上。倒是到了上下班时,能看见匆匆跑过的人们。往年的这个时候,本田都会关门歇业,享受一年中的清闲并且为新年做准备。

而店门口的灯每晚都亮着。

但一直到第二年。他也没有来。

本田把那个和这座房子一样老旧的摆钟拆了下来。换上了新潮的数字时钟。

换了电子钟之后再也不怕突然出现的小鸟夸张的鸣叫。那双军靴也没有再踏入这里。

北海道的冬天像不会完结一样,漫长的冷。

本田甚至会想

是不是他不喜欢那道奶油炖菜。

到了第二年四月終於退去了寒意,沒有客人的時候,本田就坐在門口望著金色消失的方向,穿著素色的浴衣襯得他皮膚蒼白。

像一團似有似無的火突然被风吹过,引燃了整个冬天沉寂的枯叶。本田的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。

那团金色的火焰越来越近燃得越来越高,将本田整个吞噬。

爱情不需要平等。

因为你愿意我愿意,而我非常愿意。扑汤蹈火的愿意。

“欢迎光临。”

内心的所有波涛汹涌,到了出口变成涓涓的细流。

“我回了一趟美国。走得很匆忙。”

“没来得及和你告别。”

“那你今天是特地来告别的吗。”

“不,我回来了。”

本篇大概完了,本来想开车的,但是各种原因没有开。如果还有后续大概是发车。关于性格设定,我个人可能比较喜欢这种感觉吧,普通的日常中的两个人。渣米就是普通的性格外向的大男生,霓虹的话大概是沉默寡言温柔体贴这样。虽然我也很喜欢腹黑的世界hero。但是我果然还是喜欢温馨的小日常。毕竟三次元已经够复杂啦!不想再吃任何的刀子。大概就是这种想法。
——来自一个老阿姨的絮絮叨叨。